夜希璨

✧灣家人
✧全職淡圈,本命軒哥&杰希卡
✧天醒之路,本命未知(?
✧The Maze Runner淡圈,本命Minho&Newt
✧這陣子Miraculous Ladybug坑一去不回!Adrien(Cat Noir)&Marrinette(Ladybug)大法好!!

習慣了在我身邊的你

被一個小夥伴推入坑後一去不回(躺平
這兩個人什麼時候能在一起嗚嗚嗚嗚
*渣文筆 文筆消失很久了
*可能ooc
*抱歉我還是沒讓他們倆在一起(#


  Marinette最近陷入了煩惱。
  有關愛情。雖然好像不應該最近才在煩惱?
  鼓起雙頰,靛藍頭髮的女孩趴在自己電腦前,望著電腦桌布、牆上掛飾、以及許許多多Adrien的照片,漂亮的柳眉不住皺在一塊。
  她很喜歡Adrien,這點無庸置疑。但是這幾天出任務時、Cat Noir的一舉一動總是讓她分心——就好比Lila的Volpina——她過度與Cat Noir的親暱就是莫名的讓Marrinette焦躁。
  仔細想想、Cat Noir雖然總是痞痞的,像個小孩一樣愛耍帥,但也總在需要他的關鍵時刻搭把手,對自己的好更是無可挑剔,或者說——對Ladybug的好。
  自己似乎、逐漸習慣在自己身邊轉的黑貓了阿……
  Marrinette不否認自己喜歡幻想,如果哪天、只是如果而已……Cat Noir是Adrien的話,他是不是就會對自己有不一樣的看法了呢?自己告白的話,是不是就會成功了……?


  Adrien不是沒有發現Marrinette對自己說話時會結巴,但他以為是她不習慣跟異性相處,直到他自己用了Cat Noir的身份接觸對方後才發現。
  對方在解說設計理念時投入的認真,以及因為一些小確幸而露出的燦爛笑容,偶爾讓Adrien不禁有著『其實Marrinette也是個很可愛的女孩阿。』的想法。
  不過隨即就會被另個聲音『但還是ladybug最可愛了』給壓下去。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Adrien開始多放了點注意力在Marrinette身上。
  看著那抹靛藍身影,總是有精神的跟同學們聊天,抑或是氣鼓鼓地跟Chloé起爭執,似乎隱隱疊上了Ladybug的影子。
  『不、有這種想法對Marrinette太不禮貌了!』甩了甩頭,恰巧與對方對上眼神,像是被發現什麼事般,只好尷尬地揚起笑容,趕緊挪開視線。
  自己似乎、已經習慣了在身邊的那個女孩阿……Adrien暗自苦笑。
  如果……如果Marrinette是Ladybug的話、真是那樣的話……表白成功的機會是不是就大了點呢?

生日願望

※注意注意!這篇是虐,小心食用
【雖然我自己覺得沒有很虐:/
※我很喜歡院長,但是就是想虐(遭毆)一樣短打√
※可能有點郭院長x路平。收不了尾了,小心食用,真的(ノ´д`)
※ooc,以下↓

……
……
  「這是哪來的兩個小孩?」

  「你這小鬼,什麼時候可以不要這麼耿直?」

  「如果你有足夠的實力,那就另當別論。」

  腦海環繞著那人說過的語句,路平睜開雙眸,躺在五院床舖上深深吸口氣。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呢。
  再次閉上眼,許多畫面撲天蓋地浮現,垂在兩側的雙手不自覺地握拳。
  回想在那漫天飛雪的路上,那人對著自己跟蘇唐伸出手,不怕這是什麼陷阱、甚至可能會威脅到自己,就這麼領著兩人到了摘風學院,盡所能的教導。
  回想在他們招惹到秦琪等人,那人也是竭盡心思地替他們想著脫身、增強實力的方法。
  他讓自己如當初起名所願——路平。保護好心中想守護的人事物、這一生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

  但是院長、你在我尚未有足夠的實力前,就先離開了啊。
  在我還沒解開鎖鏈的禁制、在我還沒回摘風種種花草、在我還沒跟大家一起打拼,完成趕超四大…你就不在了。

  院長、從你帶回我們開始,每年你都會繞過來跟我說聲生日快樂,再順帶跟我聊聊對禁制的進展情況…
  今年呢?還能聽得到你的祝福嗎?
  ……我想是不可能了。
  還是、祝自己生日快樂吧。
  第一個願望,我一定會變得更強。第二個、希望早點見到西凡、莫林、蘇唐、楚敏老師…
  最後……希望、能再見院長一面……

  院長,你可是盜啊、那個讓大家誤會是五道貫通的盜……看著你從我面前死去、我討厭極了沒有能力的自己。
  …我還想、再看見你那狡猾的笑容、懷念可以偶爾喊你老郭、見識你那偷天換日的能力……
  但是,生日只能有三個願望吧?

  院長、
  ……我好想你。

0424小天使生賀

突然萌上戲裡戲外的設定quq這樣比較不虐啊!!【這樣我才寫的出糖x
不然覺得已經寫不出甜文了orz

*一發段子√
*ooc#
*霍路


  眼前是那曾信任過的背叛者,以及北斗的院士、弟子,身旁佇立的是被移動迷宮送出來的靳齊。在陳楚歪曲來龍去脈下,霍英及靳齊兩人面對的,是眾人不信任的神情。
  「為什麼?」失去一隻手臂的陳楚表現出痛心的模樣,把背叛北斗的計謀推到那兩人身上。
  霍英咬緊牙,憤恨的眼神簡直可以把對方戳出兩個洞,語氣卻依舊冷漠平穩,「我絕對、不可能背叛北斗。」

  「無論別人說什麼,我都選擇相信師兄。」在滿是懷疑的雜亂聲中,一道堅定且清晰的話語傳出。
  路平往前站了幾步,朝霍英露出淺淺的笑容。

  「咳、路平啊,即興演出可以,但這劇情不對啊…」發現走向跑掉的場外人員滿頭黑線。

  「啊、抱歉,不知不覺就…」當事人愣了會兒、撓撓髮,朝霍英望了過去。
  「嗯,我相信你,會相信我。」勾起嘴角,霍英也同樣回給路平一個笑容。

  「我說能不能快解決這段落啊?別秀恩愛了好伐?」自己也被這劇本弄到快吐血的陳楚表示:自己已經當了個叛徒、現在還要被秀一臉究竟是招惹誰了?!

【最近更新虐的不要不要#世界不能再好了#覺得寫什麼都是虐……

李轩,来抱一下?

今年算是李轩度过最奇妙的生日了,他望着桌上排一排的模型,忍俊不禁的笑了,虚空,是给了他很多回忆的地方…

今天早上,李迅拿了鬼灯萤火的手办过来,见到李轩就挥手喊道:「队长队长!」
「嗯?怎么了吗?」
「来!抱一下!」
「…蛤?!」
李轩瞬间朦了,现在怎么情况啊?然后在没回过神的时候,李迅把鬼灯萤火塞进李轩怀里,就蹦哒蹦哒的吃早餐去了。

然后是葛兆蓝还有杨昊轩,看他们也拿着各自帐号卡的模型,李轩纳闷了,送他们的手办给我做什么?
两人笑嘻嘻的过来,瞥见李轩手上的鬼灯萤火,纷纷咋了咋舌,「居然被李迅抢先了…」
「什么抢先?」李轩满头雾水。
「没什么啦哈哈!」
「来来来,队长抱一下!」
于是一人各一边,从左右一起给李轩抱了一下,然后一样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什么情形这是?!」

接下来当李轩看到盖才捷、唐礼升以及贾世民三个人过来,嘴角不自觉的一抽一抽,『…不会吧? 』
当然,会的,照样是拥抱跟模型。
「我说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啊…?」李轩眯起眼,试图找出答案。
「啊…反正队长等下就会知道了。」
「是啊是啊,我们就不先破梗了!」
「队长晚点见!」

低头看了看今天的收获--六个模型,李轩决定先回房间摆着,虽然不知道拿了这些究竟要做什么用。
然后他错愕了,因为他看见吴羽策拿着鬼刻手办、站在他宿舍房门口。
见怪不怪的李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我说阿策,你们给我这些做什么啊?」李轩小幅度的摆了手,示意给吴羽策看。
「你生日啊,可以跟逢山的摆一起」吴羽策用手指画了个圈,「我们整个虚空战队的手办。」然后待李轩了然的同时上前抱了李轩一下。
「…那抱一下又是咋回事啊?」
「他们说这样有温暖的感觉?」放开后,虚空的副队耸了耸肩,「有吗?」
「……」李轩不想说话了,什么温暖的感觉,好像他孤独寂寞觉得冷一般。

好的,照理来说事情解开了,也结束了。
最让李轩惊恐的是,经理遇到他竟然拍拍他的肩膀,「抱一下?」
等等经理啊这是跟风玩的吗?你不会也要送我模型吧? !真人版的吗?
请我吃饭比较实在啊【划掉

《完》
第一天段考完的脑洞2333每个人来给轩哥抱一下:3我也想抱抱轩哥【滚

男神X你【論你喝醉不太清醒】

這裡是下禮拜要段考還在耍廢的傢伙_(:3/ㄥ)_
帶了自己喜歡的男神w

※可能ooc ooc ooc請小心
※繁體字(這篇沒有轉簡體)
※接受就w下收↓

#葉修#
他無奈的看著妳滿臉通紅、眼神迷茫的攤在桌上,手裡還拿著一瓶酒,認命的過去將妳拉了起來。
「哎我說妳啊…喝成這樣要不是我來接妳,妳可能要在這睡到隔天早上囉…」
「嘿…你會來找我的…」熟悉的煙草味讓妳不自主的更靠了過去。
「那麼有把握?」
你將頭埋在他頸窩蹭了蹭,「說好要一直在一塊的…反悔嗎?」
聞言,他挑起眉,眼神裡藏不住笑意,「怎麼可能反悔,妳可是哥的媳婦呢」

至於回到家吐了葉神一身就ry(刪除線

#王杰希#
「杰、希,杰希…」無意識呢喃著他的名字,妳笑的像孩子一般。
看著妳一杯接一杯的下肚,他忍不住從妳背後圈住妳,順勢將妳手中的酒杯拿遠一點。
「…嗯?」妳側頭,納悶的看著他,似乎是不解為什麼不讓妳繼續喝。
「…少喝,對身體不好」輕輕的皺眉,他埋在妳頸項低聲說道。
「…可是…唔…!」妳正要數出喝酒的效用,比如好入眠或是暖身體…
他卻直接的吻了上來,放開後,他打趣的看著懷中的妳「…好像有點暈?一起去睡覺吧?」

#李軒#
在他接到妳閨密打來的求助電話,他急忙的套了一件外套就衝去找妳,抵達時還上氣不接下氣的,一副一路奔過來的模樣。
「唔…李軒…?」雖然看出去的景象有點糊,但妳男票的樣子還不至於會認錯。
他走過來,一手攬著妳的腰,一手輕輕的彈了下妳的額頭,不忍心打疼妳,「怎麼喝成這樣,走啦,我們回去了」
「嗯…好!」妳順勢靠在他胸前,放心的將重心交給他。
他也只是無奈的揉揉妳的頭,「沒有下次啦!」


好咧感謝閱讀w該去唸書了(###

【喻黃】喻队生快!

※#喻黄#

可能ooc,小心食用

小段子#以下↓↓

「队长队长队长我说今天有没有空啊我可不可以休息一天啊」

灿烂的笑容瞬间出现在眼前,晃了眼睛,一张口就是没有停顿的话语,令喻文州说是惊吓也不是,错愕也不是。

「今天?少天是有事情吗?」抓到时间点,喻文州反问。

…是自己的生日啊…少天是有其他要紧事,还是说是为了给我惊喜呢…?

表面如已往的 冷静,内心却因为两派想法干扰的不行。

「诶队长你别想那么多啊我就想出去下不行就不行没什么所谓的」

几乎是爆手速的摆手,黄少天眨巴眨巴的等喻文州的答覆。

「…可以^^」

「呀呼队长你最好了最喜欢你啦」

蹦蹦跳跳的回到座位上继续训练,迟钝的没有发觉到自家恋人神色不太正常。

不由自主由内而外的散发黑色气息,喻文州恍若定格般,维持着因跟黄少天讲话时的侧身。

起身经过要去趟厕所的郑轩倒退几步觉得压力山大,决定厕所晚点再去也是可以的,「今天不是队长生日吗?心情那么不好?」低喃化在嘴里,并没有被听见,默默的溜回位置上等去厕所的最佳时机。



一天结束,蹒跚步伐走回宿舍,关起房门后手指轻压眉心,「糟糕……好在意…」,纵使其他队员已祝贺过,却缺少了那一个人。

那个如阳光般耀眼的人。

心底涌起一阵空虚,以往两人都同进同出,如胶似漆,一天没在一块,就什么都不对劲,尤其还是今天。

一整天不见人影,除去要求请假的时候,到现在……

挂钟上的针指向十一点,夜晚的静谧带点凉意。

「别太在意…一次生日罢了…」恍惚的熄了灯,门口却有人敲了几下。

打开门,只见黄少天拎个箱子,外加明显的蛋糕盒。

「队长生日快乐啊我可没忘记哦聪明如本剑圣怎么可能忘了呢呐呐礼物礼物」,咧齿一笑,举起箱子,里头摆着两个手掌大小的人形雕饰,是迷你的喻文州跟黄少天。

「很可爱^^但先摆一旁吧」,侧头,嘴角弧度更上扬了些许,「但是这么晚回来,不给点惩罚说不太过去,是吧?」

不等那人反驳,一手圈住黄少天的腰,一手扣着他的后颈,就这样吻了上去,吸吮,舔舐。

深邃黑眸里的宠溺藏都藏不住,半晌,才放过黄少天被亲的有点红肿的唇,微低的语调带着沙哑,「少天,我还有个想要的礼物……」

「…嗯?文、文州你说…?」喘着气,换上亲昵的称呼,黄少天睁大眼盯着喻文州。

轻触黄少天的耳朵,靠了上去,「我想要……你。」










诶嘿拉灯w(被打

君x臣(魏徵x唐太宗)

如标题23333
玩太宗名字大众化,段子,随意阅读,以下↓


向后仰靠在主位,轻轻眯起眼眸,放在扶手上的手指无声的敲打,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也的确,是在等着什么。

「皇上。」
不意外的声音传来,眼前的魏征行礼,在得到肯首后站在主位下方。
「召臣来为何事?」

起身,手指抚平衣上的折痕,走到魏征面前,「朕想,知道答案。」说完,装作不在意的转过头,遮掩住眼底的紧张,垂在一旁的手悄悄握拳,试图表示沉稳。

然而却因此没发现一直以来辅佐自己的臣子眼神划过一抹迟疑,「……君是君,臣是臣。」
平铺直叙的话,浇息心中的一丝期待。
「…难怪自古君王都自称寡人……」叹息,没有接续的话止不住失落,「那无事了,下去吧。」

魏征听闻,不住愣了一下,皇上哪时候这般对他沉默?
难得的,违背太宗的命令,没有离开。
在太宗转头发现人还在时整个错愕,来不及掩藏泛红的眼眶与失落的神情,就全然收入魏征眼底。
无视所谓天子的泪水,魏征微倾着头,收敛起嘴角的笑,「若非君臣之关系,臣没有拒绝的理由。」

平时高高在上的皇上,此时还带着眼泪,一脸不敢置信。
「…皇上?」

回过神,可以说是雨过天晴,胡乱擦掉泪水,破涕为笑。
打从心底的高兴。

还真是、像小孩一样,魏征无奈。

「咳……那就别喊朕皇上了。」干咳一声,明明很在意却硬要装平淡,眼中闪过不好意思。

魏征挑眉,笑道,「遵旨。」

「玄成。」
「那、世民?」
「…………」
「噗…」

#喻王#喻文州生贺段子

※#喻王#

本命是李轩来着,动笔居然先给喻队啦!
提前放祝贺

应该可能有ooc,小段子

接受者下收↓





























夕阳隐没,在换上皎洁的月之前,灰暗的色彩笼罩是过渡时期。





一袭深色大衣,适当的休闲裤衬托穿着主人腿的修长,那人淡淡的微笑,很有亲切感。

此时站在巷口,在路灯暖色调的光照耀下更显柔和,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禁浅笑出声。





『王队来到蓝雨主场,不逛逛吗?我可以当免费向导^_^』

『……什么时候? 』





于是乎,便有了喻文州站在约好的地点等王杰希的画面。

拢了拢围巾,喻文州视线眼角瞄到一个小跑步过来的人。

「王队^^」

「呼…抱歉,队里一些事迟了」胸口微微起伏,看的出是努力赶过来。





呵。真是……发个讯息就行,总是这么拼……





「没关系。走吗?」侧头,向王杰希伸出右手,似邀请又似亲密的示意牵手。





只见他眉毛轻挑,默默的擦肩而过,伫足在喻文州身前几步,忽略那好看的手。 「不带路?」





然后喻文州还真的不带路了,眯起眼,轻轻吐出一句话。

「今天我生日呢,杰希你没点表示?」





这么一说,王杰希顿时怔了,有这么巧的?

看他敛起嘴角、盯着他、等他下个动作,如果说本来有要表示些什么,这时机却让人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





虽然王杰希本意是没有要表达的,毕竟连生日都是人家亲口告诉他。





两对眼眸互望,半晌,有魔术师之称的王杰希服输,长吁了口气。





接着,伸出左手拉着原本该握住的喻文州的右手,蓦地前倾,在那人脸颊落下一吻,再迅速的回头,放手。





才刚松手,就被再度被握住,只看见喻文州将王杰希的手拉向自己,在那手背上亲吻了一下,笑的愉悦,「礼物,我收下了。」













喻队生日快乐

被朋友说很清水233这就是我的风格辣

(其实肉也是有点苦手,生日清淡点hhh